西敏

关于唐门剧情的一些猜想

写在前面:闭关前最后一篇。接下来要准备考试,有一段时间不上乐乎了。以风俗业为切口管窥九大家政治经济状况系列要到一月十三号以后才会更。

这篇脑洞比较大,如有任何错误,本人只负责提供被打的脸,其他概不负责。

一.关于谈判局

谈判局中,最诡异的地方在于,明面上,唐门在谈判局中的行动是分裂的。

对于段家寨和五毒门的这场争端,唐锦阳居中调停,息事宁人,唐绝艳团灭段家寨后诛杀段穆,救下唐锦阳。整个局,以唐锦阳与唐绝艳为首两班人马之间的目的完全不同,且没有配合。唐锦阳不知道唐绝艳的任务是团灭段家寨。

唐锦阳与唐绝艳,一个是话事人冷面夫人的儿子,一个是冷面夫人的孙女。从身份上看都是唐门核心成员。也就是说,唐门核心在行动前没有达成共识。

但“没有共识”,不等于“没有决策”。

谈判结束后,沈玉倾一行人到唐门做客,在筵席上,迟到的冷面夫人是这么解释自己迟到的原因的:

“段家寨还有几个活口,正审着。有些事还是得水落石出的好。”

冷面夫人,亲自审问段家寨余党。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打从一开始,她的决断就是“剿灭段家寨”。唐锦阳,不过是引蛇出洞的幌子。剿灭行动,她交付给了唐绝艳。

如果这个猜测没错,那么可以推出两点:

  1. 冷面夫人,目前还没指望唐锦阳继承唐门。
  2. 唐绝艳是冷面夫人的心腹或者至少跟她是统一战线的。

 

二.关于冷面夫人母子

顺着上面的猜测继续推,冷面夫人的做法也相当诡异。按常理来说,这种涉及谈判和打群架的行动,在没有达成共识的情况下贸贸然地去做,是非常危险的。会导致发令不畅,不同部门的衔接也会出问题,最终可能导致意想不到的风险。这场谈判中唐锦阳的遭遇已经很清楚地体现了这种风险。

冷面夫人作为一个人精,没道理不懂得其中关窍。但从唐锦阳的表现来看,她并没有和唐锦阳就她的决策沟通过,而是放任唐锦阳去谈判,在背后利用这个谈判局达成剿灭的目的。

就这个诡异的做法,我试着给一个猜测:冷面夫人知道唐锦阳不可能同意这个行动,但她压不住唐锦阳。所以顺势而为,甚至有意让唐锦阳被坑。一则在减少正面冲突的情况下达到目的,二则敲打唐锦阳,既打击他的心态,又削弱他的政治影响。

现在讲讲为什么这么猜。

为什么猜唐锦阳不可能同意这个行动?因为首先,段家寨跟了唐门一百多年,唐门中的一些人和段家寨核心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唐锦阳道:“我的目的本是保全你。段家寨跟了唐门百多年,唐门里不少叔伯都与段家先辈交善。),就为了段家寨五毒门的争端,把人家一派都灭了,无疑会给唐门巨大的震荡。其次,唐锦阳想要接班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三十三年,但冷面夫人执掌唐门多年,唐锦阳如果一直对其母言听计从,等于一直活在其母的阴影之下。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有天真的传位于他,他的人望和功绩也不够撑起掌门之位。所以他必然要找机会提高自己的政治影响,至少不能一直表现得像母亲的附庸。

为什么猜冷面夫人压不住唐锦阳?因为唐锦阳姓唐。如果冷面夫人要压制唐锦阳,她将面对的将不只是唐锦阳,而是整个唐门宗亲,包括那些旁支家主。这些宗亲,对冷面夫人多年把持唐门早就有所不满,而且还蠢蠢欲动。否则他们就不会在宴会开始前委婉地向唐绝抱怨冷面夫人待宗亲凉薄(唐奕道:“可我也有孩子,子子孙孙,唐门管不着这么多口粮,还不是疏远了。老夫人也常说,张口要饭,伸手干活。天下没白吃的米粮,诸位叔侄兄弟也是兢兢业业地干活呢。”),也不会那么急着想把和冷面夫人同一战壕的唐绝艳嫁出去。所以如果冷面夫人和唐锦阳发生冲突,这些宗亲完全有可能利用早已觊觎掌门之位的唐锦阳扩大冲突,进而动摇冷面夫人的地位。这毫无疑问不是冷面夫人乐见的。

所以她不想和唐锦阳有明面上的冲突,而是用这样的方法削弱他,令宗亲无势可借。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她在沈玉倾这些外人面前公然贬损唐锦阳:其实这也是削弱唐锦阳的方式,而且可以让青城得到“唐锦阳并不得势”的讯号。

最后,为什么冷面夫人兜这么大一个圈子就是想灭段家寨?明面上,段家寨与五毒门只是产权争端,就算段家寨杀人放火奸淫妇女,按照唐锦阳的主意办,未必不能解决。何以非要斩草除根?我盲猜,冷面夫人有意洗牌唐门辖下各个门派,扶持一批新兴势力。像五毒门,从段穆的说法来看,属于早期领导人不行导致门派式微的那种弱势帮派,而段穆口中冷面夫人的“偏帮”,固然是他一面之词,但也不排除冷面夫人真的有意培植这些在唐门现有体系下处于弱势地位的势力,以此为对抗唐家宗亲的后备力量。

三.其他小问题:

1.唐绝一出场就是一幅纵情声色的样子,但这真的是他的真面目吗?唐锦阳说自己的弟弟和老爹一样无心于掌门之位,但有上帝视角的我们都知道,唐绝若不是为了传位,根本不会娶冷面夫人。他们之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导致如今冷面夫人权倾唐门而唐绝成为一个闲人的局面?

2.唐锦阳他弟是真的不在意掌门之位还是有意韬晦?

3.老掌门传位冷面夫人,是单纯因为她的才干手腕还是为了平衡宗亲势力,不使任何一支唐氏宗亲过分势大?或者两者皆有?

 

猜不出。等外传。


以各地风俗业为切入点管窥九大家辖地政治经济状况——丐帮篇

前言:不要被这个标题骗了其实这就是篇胡诌+瞎猜的东西(捂脸)。

朱大夫作为欢场老手,多年栖身于各种风俗业营业场所,调查样本大,且所得见识皆为亲身经历,可信度高,因此可以假设朱大夫的叙述基本贴近各地风俗业行业生态。接下来本人将以此为本管中窥豹,无节操分析+瞎猜,大致推知各地经济政治状况和各种细节。

 

今天先上丐帮篇。

丐帮辖地:丐帮境内品貌最优,价格实惠,店家多,竞争激烈,九大家都爱去,尤其少林的和尚最爱,就是俗气了点。

群芳楼里头的姑娘,不是叫莺莺燕燕,就是翠翠红红,这取名多不讲究。进了妓院,前堂喝酒,后堂开房,钱是着着实实花在姑娘身上,姑娘拆帐分红也高,卖的是皮肉钱。

 

关键词:面向中低端市场,主要业务为皮肉生意,主打经济实惠,从业人员分红高。

分析:在《衍变》篇中曾提及,风俗业是丐帮的支柱产业之一,而丐帮经营风俗业的方式,是以高抽成保证从业人员的稳定性和工作积极性,以经济实惠为卖点扩大市场。

这样的经营方式原因可能有二:1.丐帮不太会搞高端消费。《衍变》篇中,作为另一支柱产业的博彩业也是处处透着一股接地气+农家乐的气息(斗鸡啊什么的),可见丐帮整体风格比较糙汉,确实可能玩不来高端消费的情调。

2.丐帮的风俗业,主要的消费者,按照老朱的说法,是来其辖地办事的其他八大家执行层。风俗业经济实惠可能是丐帮的一种外交策略。

执行层本身在各大帮派中就是底层,“干活的”,看看曾为少林执行层的了心,三十几岁仍未入堂。

因此推测,他们的收入可能不高,而且根据老朱所说,他们出门办事公款消费的余地不大。(尤其是少林。)

然而,这部分人虽然位卑钱少,但得罪不起。因为他们是真正接触到具体事务的那批人,管理层为了减少管理成本,对他们是要放权的,也就是说,执行层在具体事务上是有权力的。还是以少林为例,明不详当入堂居士管灯油的时候,偷了多少灯油。注记僧了净,只要他想,随时能从藏经阁里拿本易筋经洗髓经以外的秘笈来学。

管内务的尚且如此,更不要说管对外事务的“干活的”们了,他们在外地干活,天之下的世界观里通讯又不发达,帮派要监督他们成本太高;而且在外办事牵涉到其他帮派,情况有时会搞得很复杂,不可能桩桩件件都回报本部听候决策,更多时候只能事急从权,靠执行层自己决断。所以帮派的对这些出公差的执行层放权会更大,这是出于灵活性的考虑。

所以搞外务的执行层对帮派之间的具体事务的决策权应该是不小的。也就是说,如果这些执行层思想觉悟不高,不事事以帮派利益为先,要搞小动作,欺上瞒下,那完全是可以的。比如你丐帮得罪我,我办事就各种提苛刻条件,最后跟自家领导恶人先告状。一般来说,在大的战略方面九大家领导层内心当然是有数的,因为这样一些这种小动作乱起来是不太可能的,不然也不能维持九十年和平了。但是收拾这些事情也是要人力物力的,相当于无形之中增加成本。

而且真的不会乱起来么?继续以少林为例(少林怎么老躺枪),少林是怎么从正俗井水不犯河水搞到水火不容的地步的?导火索其实就是了心、卜龟、本月、傅颖聪这些“干活的”出的一些事情嘛。虽然出的基本都是人命事,但按照大天使的说法“然而在偌大的少林寺中,那只是微不足道的几件小事。”,这些事本身性质其实是不严重的。然而,这些事情都极大地激化了正俗矛盾。

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些大战略的崩盘往往可能是一件件没办好的小事带来的震荡叠加起来的结果。

所以这些执行层是得罪不起的,甚至要讨好他们。但是要讨好这些人也讲究个方法。

像直接贿赂就是不太可行的。因为如果各大帮派要对执行层放权,那么管理层一般会有相应的监督机制。比如一起出差的人相互监督,或者靠帮派内的制度去规制。

那能怎么办呢,丐帮给出的办法就是“隐性贿赂”。这个贿赂不是说直接请这些人免费逛青楼,因为这样搞丐帮就没收入了。而是丐帮缔造了一个以“经济实惠”为卖点的风俗业生态,保证了一件事:在我境内,消费环境对你们这些工资比较低的执行层就是比较友好。你能把钱花在刀刃上。我不搞那些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那些骗钱的,我直接让你舒服。

反正你舒服了,事情就好办了,我该收的钱还收,姑娘们该抽成的照样抽,谁都不亏。这样一来风俗业不但成为调节丐帮与各个帮派执行层的关系,而且还有可能带来利好。一线工作人员越喜欢来丐帮辖地,他们就越会向上面传递“跟丐帮多接触是有好处的”这样的信息来影响领导层决策,丐帮自己争取利益的可能性就越大。最不济还能让这些执行层做个推广,吸引更多生意。

这么一看简直n全其美。

逻辑死,无责任脑洞,欢迎讨论,脸就不要打了,再打肿了。


鸣谢:感谢大天使写出了这样严密扎实又精彩的《天之下》。

感谢朱大夫十余年间坚持不懈进行一线田调带来的调查结果。

感谢少林寺的倾情躺枪。


关于青城的一点想法,坐等打脸

诸葛然离开青城时如是想:或许以后他会后悔今天的聪明反倒害了青城。

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是相当大的。

沈玉倾在谢孤白的帮助下成功把刺杀案搞成了悬案,青城得以坚守“中道”,保持中立。这就是诸葛然所说的“聪明”。而青城为什么非要保持中立不站队呢?这是由青城的地理位置决定的。青城的位置在原文中是这样描述的:“现今的青城,指的是一座城,却不是青城山的青城。川黔两省,分属四川、青城两派,以成都、嘉州为界,成都以西属唐门,嘉定以东则属青城。到了贵州又更复杂些,被分成了三份,贵阳在内东边则属青城,凉都、安南则归属点苍。原本的青城山距离唐门、华山、崆峒的边界实在太近,早在昆仑共议之前,那个九大家仇杀不止的年代,当时的青城掌门顾琅琊便将青城移往重庆府,成为如今这个青城。少嵩之争时,亲眼见到少林寺被左近的嵩山派打个措手不及,青城便觉先人洞烛机先。虽说重庆府距离衡山、武当派也较近,但这两派一佛一道,倒是好相处多了。

也就是说,青城的位置大体如此:其以东有衡山、武当,西有唐门,北有华山、崆峒,南有点苍。相当于是东西分界,七家中心。顾琅琊迁门派于重庆,想来本是要以其地理位置达到平衡目的:一旦华山、唐门入侵,衡山、武当为免唇亡齿寒,必会襄助青城,东部门派入侵亦然。而在这个微妙的位置,青城由于周边门派环伺,自己实力也不太强,仅与华山、唐门相当。所以青城唯有以“中道”立身,行事不偏不倚,力求不得罪各个门派,不要让其他六家打上门来。

但事实是,九大家中能持中立立场的唯有把持边境、监视关外的崆峒。因为崆峒地处甘肃,最为偏远,攻打不易,还输出武器,且各派还要仰赖崆峒抵御外敌,由此无门派敢于叫板崆峒。而青城,在前九十年也许尚能保持微妙平衡,但自严非锡撮合丐帮与点苍的联姻开始,各派之间开始合纵连横,势力的划分已经出现不以门派为单位,而是以各派的联盟为单位的趋势,青城周围不是六家,而是四家加上一个联盟,不再是最能平衡各方、牵制各方的位置了。

而青城在这样的局势下由于谢孤白的设计仍然没有与点苍结盟,点苍失去了竞争盟主最关键的一票。他日点苍若真正挑起战火,华山和点苍两个盟友中间隔着一个哪都不靠的青城,两派必然要向青城宣战。到时候青城东面的衡山、武当被背后的丐帮牵制,少林寺因为现在的方丈是正僧觉见,在宗教的影响下一般不会参战;更不用说少林自明不详各种挑事以及烧藏经阁起,恐怕已经走向混乱和衰败,就算参战影响力也不见得会很大。

也就是说,东边的几大家基本没得靠。可以想见青城会有多么被动。就算那时青城想站队西边的门派联盟了,那也是有“前科”的,失去话语权被排挤被当炮灰的结果是完全有可能的。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点苍挑起战火的前提下,如果点苍不战,青城的决策没有任何问题。

但问题是,青城的中立可能才是战争的导火索。九大家之间合纵连横只是当下大势倒逼的结果,其背后的实质是,九大家在经历九十年共治后,各门派必然都经历了一系列的演变,其实力强弱和野心同样经历了相当的变化。而今少林因正俗之争式微,丐帮帮助徐放歌蠢蠢欲动意图建立世袭制,唐门恐怕也将因为冷面夫人年老掀起针对她这个外姓掌权者的夺权争斗,华山、点苍的胃口变大,不甘于居于九大家的弱势边缘地位,甚至嵩阳派会不会存了跻身十大家的心思也未可知。在各派内部局势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时,九大家的统治秩序必然会发生改变。

目前看来,意图变动当前格局的华山、点苍其实还是比较冷静和谨慎的:华山只是在背后推动另外两派的结盟,而点苍还想通过拉票的方式来达成目的。然而,因为青城保持中立,点苍想通过投票改变当前格局的希望破灭,在有华山丐帮互为声气,帮主诸葛焉又是一个好大喜功之人的情况下,有极大可能诉诸武力,掀起战端。也就是说,青城的不站队可能成为了一场战争的导火索,而这场战争中青城有很大可能会因为不站队而蒙受巨大损失。

并且更悲哀的是,如果最后真的到如此地步,九大家就失去了通过较为和平的手段对“规矩”进行改革的机会,那些汹涌暗流被翻到台面上,天下由治而乱。

谢孤白马甲小八如是说:

小八淡淡道:“天下治,鬼谷关,天下乱,鬼谷平,我家公子是鬼谷传人,预知天下大乱而来。”小八看着沈玉倾,眯着的双眼下,微微露出一丝不被察觉的细微精光,“天下大乱,就从青城起。”

这句话在沈玉倾听来,是青城打破中道站队后必然引起九大家的“规矩”被破坏导致天下大乱,但更大的可能是,青城今日的中立,才是大乱的源头。

坐等打脸。


剧情梳理和猜想

写在前面:本篇结合了很多扣扣群里大神们的猜想,集合了大家的智慧,但是因为群里消息太多,并且普遍比较碎片化,所以没有办法一一请求授权,请大家谅解,如果有需要署名的请在扣扣群里说一下,我会在评论区注明。

青城线:按照小八的说法,这个局应该是这样:点苍雇人派杀手干掉自家的使者,诸葛然故意放消息给沈雅言,沈雅言算准小沈会心软放走看起来是个盲眼琴师的箭似光阴,故意把小沈派去福居馆,给箭似光阴机会杀人,并且为了坑小沈给夜榜提供乌金玄铁,杀人后点苍的人拿走凶器,打算以此为青城杀使者的证据,借此威逼青城站队,支持自己成为下一任盟主(而箭似光阴眼睛没治好就会被黑刀刀客干掉,凶器就会被用来胁迫)

但是有一个点非常奇怪:为什么沈雅言会提供乌金玄铁?别的门派派来的使者在自己门派的辖区被刺杀,而凶器是崆峒送给本门的乌金玄铁,以沈雅言这样混迹江湖多年的角色,按理说不至于掂量不清这件事的严重性;为了压制自己的侄子(何况沈玉倾即使被压制了也有很大希望成为下代掌门)要付出让整个青城陷入进退维谷之境,这样的赔本买卖他真的愿意干吗?

以我目前掌握的信息,只能推出三种可能:第一种,沈雅言真的就那么鼠目寸光,为了一解当年沈老爷子传位沈庸辞之恨真出了这么个昏招,那只能说心大是他心大,沈老爷子不让他当掌门这点做得对;

第二种,那就是压制沈玉倾带来的利益足够让他铤而走险,比如说向天之下扣扣群里一位网友(太久了翻不到了,不知道是谁,不好意思)提过的捧沈未辰当掌门,自己成为实际掌权的太上皇,考虑到翠环作为外姓女子执掌唐门多年,青城要开这个先例也是有可能的,而打压沈玉倾进而让沈未辰成为下一代掌门,让自己掌权的代价不过是站队点苍,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损失,何况点苍已经联合丐帮、华山,未必不能抗衡其他几大家;如果沈雅言是这么想的,那他的确有铤而走险搏一把的驱动力;

第三种可能,沈雅言以为自己这个局不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起码乌金玄铁还是会落在自己手里,但出乎他意料的是,他手下出了内奸,先他一步把剑拿到手了(比如那个第一个查看尸体的周凌夜)。他后来在如何处理朱大夫谢孤白和小八这件事上与沈玉倾纠缠不休,也许不是单纯的心怀怨望或者想夺权,而是想及早抓住三人甩锅,以达到补救的目的。但这样又有一处不能解释:沈雅言为什么要把三人交给点苍?按理说疑犯在对面手里,自己会更加被动才是。

综上,我还是倾向于第二种猜测。

关于谢孤白和小八

关于二人身份,扣扣群里的网友们有如下猜想:1.小八和谢孤白交换身份,现在牢里这位“谢孤白”是真小八,外头那个“小八”是“谢孤白”。

2.外头的“小八”是谢孤白,牢里这位不知道是哪里的公子,跟谢孤白有交易,假借其身份活动。

两种猜想中,牢里那位“谢孤白”都不是本人。

其实我也觉得不是。因为牢里那位这几张表现实在有点不好,起码挺对不起大家对他的期待的。

使者被刺杀后,牢里的那位干了这么几件事:1.推出朱大夫受夜榜委托医治箭似光阴这件沈玉倾都能推出来的事情(委屈一下小沈做智力单位,毕竟小沈不是智者)2.给朱大夫算了一卦,言谈间暗示他择明主而事3。暗示雇杀手的人可能出自青城;而外头的“小八”干了这么几件事1.沈玉倾来找他们的时候分辨出木屑进而推理出凶器;2.推理出这个局沈雅言有插足;3.推理出点苍有插足;4.推出夜榜将会把福居楼的人灭掉,指点沈玉倾救李景风;其实还有一点,那就是放走老张,小八的说法是这是谢孤白让这么做的,可这是台面上的小八说的,到底是牢里的谢孤白告诉小八要这样做,还是小八托名牢里的谢孤白说出了自己的筹谋?这么一看小八推出的内容远比谢孤白丰富,而且一层套一层,足见其眼光毒辣心思深沉,当然这里确实可能是谢孤白教的好,但是看看谢孤白,他的表现并没那么突出。他除了引导了一下沈玉倾思考的方向,剩下的几乎一问三不知,到现在除了“早就看出琴师是夜榜杀手”和那段算命,似乎并没有高明之处。如果他真的像他给自己的判词一样是“孤星伴月”,认定自己一生只能为一人卖命,并且在人物介绍处我们已经可以知道,这个人是沈玉倾,而他现在遇到了沈玉倾,甚至可能就是为了他来到青城,那么在他面前,显露自己的才华或者像诸葛亮一样先把自己当盘菜端起来吊着沈都可以理解,已经答应替沈玉倾抓住杀手却放任自己的书童这样抢自己风头,似乎就不是那么符合常理了。

而原著中,大天使似乎也在暗示些什么。

原文中沈玉倾对谢孤白的评价是这样的:但谢孤白却很难看透。他有时会展露出一种语气神态,那是一种“对自己说出的话深信不疑”的神态。这种深信可以当作是一种自信,但有时,谢孤白又没有自己所展露出来的那般自信。谢孤白对自己说的话深信不疑,到底是因为他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还是因为这些话是他信任之人教授给他的?

而沈玉倾找三人对质时,他的表现是这样的:谢孤白举起锦帕端详片刻,见上面有些灰红色粉末,忽地一笑,递给了小八,说道:“你看看。”

  小八道:“公子想考考我吗?”。

  谢孤白道:“且看你眼力如何。”

谢孤白到底是为了通过小八的能为衬托出自己的不凡,还是真的要靠小八才能分辨这些木屑?

大天使还通过朱大夫之口吐槽道:“怎说?”这可勾起朱门殇的疑问了,“你每次都装神弄鬼,事情真的来了,你就两手一摊,说不知道。”仿佛牢里的谢孤白真正的作用仅仅是造势和方烟幕弹。

而牢里的谢孤白是这样反应的:谢孤白道:“我是真不知道,你得问小八。”

“为什么?”朱门殇越来越是好奇。谢孤白微微一笑,只不回话。
更不要说大咖为了混淆视听和小兵换身份这种事情,原著中,小诸葛已经开了先例。

安排这段,除了体现小诸葛的智慧,也不排除是为谢孤白做铺垫。

所以我的结论是:牢里那个不是真的谢孤白。

坐等打脸。

一些剧情梳理和猜想

写在前面:本篇结合了很多扣扣群里大神们的猜想,集合了大家的智慧,但是因为群里消息太多,并且普遍比较碎片化,所以没有办法一一请求授权,请大家谅解,如果有需要署名的请在扣扣群里说一下,我会在评论区注明。本篇将同步至豆瓣小组,署名会一样留在评论区。

青城线:按照小八的说法,这个局应该是这样:点苍雇人派杀手干掉自家的使者,诸葛然故意放消息给沈雅言,沈雅言算准小沈会心软放走看起来是个盲眼琴师的箭似光阴,故意把小沈派去福居馆,给箭似光阴机会杀人,并且为了坑小沈给夜榜提供乌金玄铁,杀人后点苍的人拿走凶器,打算以此为青城杀使者的证据,借此威逼青城站队,支持自己成为下一任盟主(而箭似光阴眼睛没治好就会被黑刀刀客干掉,凶器就会被用来胁迫)

但是有一个点非常奇怪:为什么沈雅言会提供乌金玄铁?别的门派派来的使者在自己门派的辖区被刺杀,而凶器是崆峒送给本门的乌金玄铁,以沈雅言这样混迹江湖多年的角色,按理说不至于掂量不清这件事的严重性;为了压制自己的侄子(何况压制了沈玉倾也有很大希望成为下代掌门)要付出让整个青城陷入进退维谷之境,这样的赔本买卖他真的愿意干吗?

以我目前掌握的信息,只能推出三种可能:第一种,沈雅言真的就那么鼠目寸光,为了一解当年沈老爷子传位沈庸辞之恨真出了这么个昏招,那只能说心大是他心大,沈老爷子不让他当掌门这点做得对;

第二种,那就是压制沈玉倾带来的利益足够让他铤而走险,比如说向天之下扣扣群里一位网友(太久了翻不到了,不知道是谁,不好意思)提过的捧沈未辰当掌门,自己成为实际掌权的太上皇,考虑到翠环作为外姓女子执掌唐门多年,青城要开这个先例也是有可能的,而打压沈玉倾进而让沈未辰成为下一代掌门,让自己掌权的代价不过是站队点苍,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损失,何况点苍已经联合丐帮、华山,未必不能抗衡其他几大家;如果沈雅言是这么想的,那他的确有铤而走险搏一把的驱动力;

第三种可能,沈雅言以为自己这个局不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起码乌金玄铁还是会落在自己手里,但出乎他意料的是,他手下出了内奸,先他一步把剑拿到手了(比如那个第一个查看尸体的周凌夜)。他后来在如何处理朱大夫谢孤白和小八这件事上与沈玉倾纠缠不休,也许不是单纯的心怀怨望或者想夺权,而是想及早抓住三人甩锅,以达到补救的目的。但这样又有一处不能解释:沈雅言为什么要把三人交给点苍?按理说疑犯在对面手里,自己会更加被动才是。

综上,我还是倾向于第二种猜测。

关于谢孤白和小八

关于二人身份,扣扣群里的网友们有如下猜想:1.小八和谢孤白交换身份,现在牢里这位“谢孤白”是真小八,外头那个“小八”是“谢孤白”。

2.外头的“小八”是谢孤白,牢里这位不知道是哪里的公子,跟谢孤白有交易,假借其身份活动。

两种猜想中,牢里那位“谢孤白”都不是本人。

其实我也觉得不是。因为牢里那位这几张表现实在有点不好,起码挺对不起大家对他的期待的。

使者被刺杀后,牢里的那位干了这么几件事:1.推出朱大夫受夜榜委托医治箭似光阴这件沈玉倾都能推出来的事情(委屈一下小沈做智力单位,毕竟小沈不是智者)2.给朱大夫算了一卦,言谈间暗示他择明主而事3。暗示雇杀手的人可能出自青城;而外头的“小八”干了这么几件事1.沈玉倾来找他们的时候分辨出木屑进而推理出凶器;2.推理出这个局沈雅言有插足;3.推理出点苍有插足;4.推出夜榜将会把福居楼的人灭掉,指点沈玉倾救李景风;其实还有一点,那就是放走老张,小八的说法是这是谢孤白让这么做的,可这是台面上的小八说的,到底是牢里的谢孤白告诉小八要这样做,还是小八托名牢里的谢孤白说出了自己的筹谋?

这么一看小八推出的内容远比谢孤白丰富,而且一层套一层,足见其眼光毒辣心思深沉,当然这里确实可能是谢孤白教的好,但是看看谢孤白,他的表现并没那么突出。他除了引导了一下沈玉倾思考的方向,剩下的几乎一问三不知,到现在除了“早就看出琴师是夜榜杀手”和那段算命,似乎并没有高明之处。如果他真的像他给自己的判词一样是“孤星伴月”,认定自己一生只能为一人卖命,并且在人物介绍处我们已经可以知道,这个人是沈玉倾,而他现在遇到了沈玉倾,甚至可能就是为了他来到青城,那么在他面前,显露自己的才华或者像诸葛亮一样先把自己当盘菜端起来吊着沈都可以理解,已经答应替沈玉倾抓住杀手却放任自己的书童这样抢自己风头,似乎就不是那么符合常理了。

而原著中,大天使似乎也在暗示些什么。

原文中沈玉倾对谢孤白的评价是这样的:但谢孤白却很难看透。他有时会展露出一种语气神态,那是一种“对自己说出的话深信不疑”的神态。这种深信可以当作是一种自信,但有时,谢孤白又没有自己所展露出来的那般自信。

谢孤白对自己说的话深信不疑,到底是因为他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还是因为这些话是他信任之人教授给他的?

而沈玉倾找三人对质时,他的表现是这样的:谢孤白举起锦帕端详片刻,见上面有些灰红色粉末,忽地一笑,递给了小八,说道:“你看看。”

  小八道:“公子想考考我吗?”。

  谢孤白道:“且看你眼力如何。”

谢孤白到底是为了通过小八的能为衬托出自己的不凡,还是真的要靠小八才能分辨这些木屑?

大天使还通过朱大夫之口吐槽道:“怎说?”这可勾起朱门殇的疑问了,“你每次都装神弄鬼,事情真的来了,你就两手一摊,说不知道。”仿佛牢里的谢孤白真正的作用仅仅是造势和方烟幕弹。

而牢里的谢孤白是这样反应的:谢孤白道:“我是真不知道,你得问小八。”

“为什么?”朱门殇越来越是好奇。谢孤白微微一笑,只不回话。

更不要说大咖为了混淆视听和小兵换身份这种事情,原著中,小诸葛已经开了先例。

安排这段,除了体现小诸葛的智慧,也不排除是为谢孤白做铺垫。

所以我的结论是:牢里那个不是真的谢孤白。

坐等打脸。


弄了一个少林架构。。。稍微参考了一下大天使和慕尘大大的那个表格,不知道怎么旋转,将就着看吧

明不详篇看到现在的一点感想

看到现在觉得,正如觉空首座判断的那样,没有明不详搞事,少林的正俗之争也是避无可避。正俗之争明面上的原因是俗僧不守清规戒律,而戒律是佛教的重要基石之一,(《天之下》也说过佛弟子以戒为师,可见教规对一个宗教的重要性)为正僧所不齿,正僧认为俗僧玷污三宝,于是各种打压,比如俗僧的职称天花板,比如陷入僵局的改名之争。于是双方嫌隙渐生。

那么为什么俗僧不守作为佛教基石的清规戒律呢?因为俗僧不是正僧那样一出生就剃度,从小接受佛法熏陶的人,而是由俗家弟子剃度出家,而俗家弟子之中有很多本来就是冲着侠名状来的,本身并没有什么宗教信仰,从俗家弟子中拔擢的俗僧中的绝大多数虽然属于僧侣但并不是佛教徒,自然不会守清规戒律。

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不是佛教徒为何又要剃度出家呢?这就要从《天之下》的世界观设定来看了。在《天之下》中,曾经的中央集权政府垮台,各地分属九大江湖门派即九大家管辖,每一家都要管理当地治安,经济,并且把持着公职人员、武装力量乃至保安的认证资格(侠名状)。换言之,《天之下》几类一个军阀割据的世界。所以《天之下》中的少林寺绝不仅仅是一个佛教圣地,还是一个地方政权,是一个类似政府的存在。少林寺的僧众不仅仅是宗教团体,更是公务员。

公务员现在多吃香,大家都懂。

于是为了进入体制,许多并不是佛教徒的人进入了少林寺这个宗教体系,成为俗僧。

一群并未皈依三宝仅仅是冲着体制内的稳定舒适资源充足的人,自然没有尊奉戒律的原动力。

再加上九大家普遍存在为了扩张势力滥发侠名状的情况,一大批鱼龙混杂的人都混进来了,同时带来了糜烂放荡,不奉戒律的作风。就像彭老丐说的,这年头在妓院碰到和尚都不知是来嫖的还是有正事,了心也曾担忧明不详遭到性侵,并且之后本月和傅颖聪的事情也证实了这个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于是在俗僧的冲击下,少林寺的宗教精神被极大地消解,引起了正僧的不满。因此正俗之争明面上的原因,可以看做是佛教的世俗化和信仰纯洁性的拉锯,是佛法的解构和留存的矛盾。

如果只有这个明面上的原因,其实事情非常好解决:只要把俗僧驱逐出寺,或者通过后天的教化使得俗僧皈依三宝即可。

然而这两条路都走不通。首先,少林寺不能没有俗僧的支持。

回顾一下俗僧进入少林寺的历史:少嵩之争中少林落於下风,眼看就要被嵩山派一锅端,这时以子秋为代表的五个俗家弟子站出来主持大局,而由于少林寺的规定,只有剃度才能担纲指挥官,于是这五名俗家弟子剃度出家,这就是最早的俗僧。这五名最早的俗僧挽狂澜于既倒,打跑了嵩山派,拯救了少林寺。

在这五名俗僧挺身而出前,少林寺其实也是武僧众多,人才荟萃,然而却被根基实力远不如自己的嵩山派摁在地上摩擦,原因无他,少林寺僧众在佛法的熏陶下全都养成了“谦冲有礼,与世无争”的性子,这种聚众互殴,好勇斗狠之事实在做不出来。而且嵩山当时与华山已经结为同盟,但九大家其余门派并没有一家站在少林这边。甚至于嵩山派作为一个连名列九大家都没资格的小门派为什么会崛起,还不就是因为早期少林寺只闻诵经,不问世事,潜心礼佛,在江湖事务和保护百姓的事情上出现职能缺位,才给了嵩山派发展壮大,介入当地事务的机会么。

少林寺可以用宗教信仰约束寺僧,却不能用宗教信仰来劝诫别的门派不搞事,规制江湖事务,也不能单单依靠宗教信仰保护百姓,于是只好不拘一格降人才,引进更加长袖善舞的俗僧处理行政事务。作为一个必须承担政府职能的宗教机构,管理上的需求,政治性的压力,倒逼少林引入俗僧,走上世俗化的道路。

那么少林可以通过后天教育的方式影响俗僧吗?就小说文本体现的内容来看,正僧并没这么干,明面上的原因就像开头说的,正僧自诩清高,耻于与俗僧为伍;然而我个人觉得这个原因其实不是全部原因,因为佛教思想本身就是反对二元对立(分别心),强调“世法平等”的,还曾经有一个公案,讲玄奘法师度尉迟恭的侄子出家时,许他带一车酒,一车肉,一车美女,结果也让人家开悟了(三车祖师)。这种强调平等,谦卑,包容的宗教精神其实并不容易滋生歧视,更何况就长远发展的需要来看,双方相争是徒增内耗,未必明智,就算僧众之间有所偏见,或者有正俗党同伐异的情况,高层未必就没有消弭正俗之争的远见。

所以我猜测,其实这里面还是有一个实际需求,那就是少林寺需要通过俗僧干的一些事情是需要超越戒律的,比如通过对外联姻来巩固和其他门派的联系。因为在《天之下》的设定里,婚姻关系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种联结(参考点苍诸葛家和丐帮徐放歌联姻对丐帮权力更迭的影响),而少林寺正僧奉行佛法,当然不能破色戒结婚,但是为了江湖地位的巩固必然要加强同其他门派的联系,于是这种联姻的任务就交给了并没有这个顾虑的俗僧,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觉空,娶了崆峒派掌门的侄女多年后才出家。

除了结婚这种任务,保不齐还有打架斗殴啊,迎来送往啊之类的活动,换言之,正僧不愿意脏了手坏了修行的工作可能通通交给俗僧了。在这种情况下,正僧怎么可能教育俗僧持戒呢?甚至是要让俗僧不要持戒才好。既然有破坏戒律的需要,那当然也要承担这种破坏带来的不利影响。而俗僧也在这种放纵中尝到了甜头,欲望就一发不可收拾,不限制结婚生子最后就发展成色中饿鬼,不限制一些应酬中的打点贿赂,最后就会引发自身的腐败,这种堕落行径从俗僧传到正僧也就不足为奇了,毕竟正僧也是人,更何况正僧本身未必就全是六根清净之辈,只是俗僧引得风气更盛罢了。于是后果大家都在《天之下》里看到了。

所以少林的整个发展轨迹就特别诡异:如果坚持宗教信仰,那作为一个世俗政权它就混不下去,如果照顾世俗目的,它就很难保证宗教精神,作为佛门圣地它就混不下去。子秋说佛可灭,少林不可灭,可是佛灭后,还会有少林吗?作为一个世俗政权与宗教圣地的结合,宗教精神和被宗教塑造神圣形象的消解,必然带来世俗政权公信力的降低,进而影响整个少林的稳定。

总之是一个最后一定要崩盘的情况。小明的搞事只是让崩盘来得早那么一点点罢了。大概这就是政教合一的弊端吧。


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喝了亡命水的十部众能在一定距离内控制摄入亡命水的人,那十部众。。。岂不是可以相互控制?

猜想我们都是绝命司的意思该难道是绝命司控制十部众中任意一人行权?